孙宇晨&时代周刊总裁共举NFT+慈善,引领加密科技潮流

孙宇晨&时代周刊总裁共举NFT+慈善,引领加密科技潮流

汤姆·汉克斯在电影《阿甘正传》中有句著名台词:“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得到什么。”

这句台词在盲盒经济中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因为盲盒看起来都一样,所以直到你打开盒子之前,你不知道你得到的是什么。

NFT盲盒则融合了艺术家的创造力、区块链的透明度和消费者的兴奋情绪,创造了一种新的热潮。

NFT盲盒爆发,成为区块链“弄潮儿”

盲盒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日本的福袋。2019年,盲盒开始流行,泡泡玛特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盲盒通常以系列的形式销售。当玩家得到第一个盲盒时,他们就会失去控制。玩家总是想要拥有所有的风格,追求系列的“团圆”

2017年,NFT随着“加密猫” (CryptoKitties)的爆火而获得大量关注,之后就进入了发展瓶颈期,直到2021年又重新火爆起来 。

NFT和盲盒天然具有完美的匹配性,盲盒有未知性、收藏性,同时还有一定的稀缺性,这又能与NFT非常完美的结合。 

许多消费者沉迷于NFT盲盒和收集NFT,成本会迅速上升。购买和收集这些NFT的欲望就像一个巨大的坑,很难填满。对于这些“跳坑者”来说,在短时间内花费超过上万美元购买NFT并不罕见。

然而,如果一个人拥有稀缺的NFT或开启的盲盒中是抢手的NFT,那么其价值就会急剧飙升。所以一些买家将NFT视为一种投资形式。

8月10日,奥迪宣布将通过xNFT Protocol限量发行NFT艺术盲盒“幻想高速”,该款盲盒由艺术家程然以新奥迪A8L 60 TFSIe为灵感而创作。盲盒将通过赠予的方式发行,经过一对一尊享沟通后,赠送给前100位新奥迪A8L 60 TFSIe车主。

8月4日,法国奢侈品牌路易斯威登进军NFT领域,发布了基于NFT的游戏应用“Louis: TheGame”,以庆祝其创始人的生日,并推出了一个NFT抽奖活动。

8月3日,腾讯旗下NFT交易平台“幻核”App首期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开售,由于抢购人数较多,瞬间售罄。

由于NFT盲盒的玩法和市场炒作,目前各种品牌只要发售NFT盲盒,基本都会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

打开盲盒为收藏家提供了发现知名艺术家和拥有宝贵的限量版资产的机会。特殊的高价值收藏品会随机藏在盒子里。期待、惊喜元素和收藏NFT的愿望推动了购买盲盒的吸引力。

对于创作者来说,在“盲盒”中加入他们的作品可以增加曝光度和直接销售。智能合约确保他们通过销售和转售工作获得报酬。

头像NFT盲盒溢价高,风靡市场

今年下半年,NFT盲盒足够吸睛,以CryptoPunks、Pudgy Penguin为代表的头像类NFT盲盒项目再次点燃市场,成交价格甚至最高达到数千万美元。

8月1日,最稀缺的带有外星人元素的头像CryptoPunks #3100,在OpenSea上以3500ETH(约合9100万美元)的价格挂售。如果能够成交,这将是历史上最高的CryptoPunk销售。

8月19日,Pudgy Penguin #3950以130个ETH被售出,价值约39万美元,是Pudgy Penguins系列中售价第二高的。售价最高的是Pudgy Penguin #6873,售价150个ETH,价值约45万美元。

随着头像NFT成功破圈,CryptoPunks和Pudgy Penguin头像席卷推特、Instagram和脸书等海外社交媒体软件。热衷于新事物的用户纷纷换上了自己的NFT头像,从加密影响者、技术开发者和圈内外明星。

也许大家会好奇:头像NFT盲盒溢价如此之高,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盲盒玩法:饥饿营销是一种促销策略,在有限的数量或有限的时间内提供产品,以制造一种过度需求的错觉,可以极大地刺激用户的再购买率。稀缺性会给产品带来奢侈的感觉,从而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NFT盲盒是饥饿营销的一个例子,品牌将他们的产品划分为不同的稀缺性类别,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最特别的盒子,因此产生了一种竞争感。饥饿营销促使盲目的NFT消费者做出感性的决定。

IP:NFT盲盒之所以能火爆,并非只是靠盲盒这一形式,其独特的IP与较快的推行速度能够有效吸引和维护消费群体。

对于人们热捧的盲盒,支撑NFT稀缺性的来源,根本在于现实世界中的名人和品牌IP的独特性。基于NFT,IP的传播范围得到了扩张,链上的流通性也带来了更大的增值空间。

从Genesis到ApeAvatar ,NFT头部影响力   

随着NFT概念逐渐“出圈”走向主流民众,艺术家和创作者对不断增长的NFT生态系统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主流机构因其实力和眼光在NFT大潮中扮演着推波助澜的积极作用,其中就有被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力挺的APENFT基金会。

6月29日,APENFT基金会、币安与波场TRON联合推出的“Genesis”NFT拍卖会。其中,安迪·沃霍尔《三幅自画像》原画NFT最终以280万美元成交。《三幅自画像》NFT作品三个系列共100幅作品在Binance NFT平台也已经全部售出。

9月6日,APENFT基金会和Binance NFT再度强强携手,重磅推出了“ApeAvatar” 精品盲盒系列。

孙宇晨&时代周刊总裁共举NFT+慈善,引领加密科技潮流

APENFT基金会通过“艺术+技术”的结合,引导人们共同构建元宇宙,开创数字化的新时代。在此期间,APENFT基金会和Binance NFT将在履行各自使命的同时,充当这场大迁移的桥梁。

从长远来看,Binance NFT和APENFT基金会的两度合作,无论是对于各自的发展,还是对整个区块链和NFT领域的繁荣,都大有裨益。

9月8日,据BinanceNFT数据显示,由APENFT基金会与币安联合推出的50个ApeAvatar慈善盲盒,二级市场第一天的总成交量超过22万美元,相比初始售卖价格1BUSD,交易总量涨幅达4400倍,最高单价涨幅超过6000倍,最低价涨幅1900倍。在随后的二级市场交易中,最高成交价达到了初始发行价的9999倍。

NFT 将在元宇宙中扮演一个无比重要的角色。而ApeAvatar象征“艺术+科技”的化身,将聚集NFT玩家们共建元宇宙,开创数字文明新纪元。

首先,此次活动将为全球50位具有影响力人物的头像做定制化加密艺术风格呈现,包括孙宇晨、赵长鹏、马斯克等知名人物。在一定程度上,这一系列头像也是身份的象征。

活动的一大亮点就是通过慈善模式来回馈与造福于社会,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助力社会公益事业。头像对应的名人每来认领一个,APENFT将联合币安慈善基金会捐赠5000美元给One Tree Planted、Koala Clancy Foundation、New York Cares等国际公益组织在全球15个国家的植树项目,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做出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New York Cares是美国纽约首屈一指的志愿者组织,每年有超过54,000名志愿者为学校、社会服务机构和其他组织提供团队项目服务,这些服务包括辅导儿童、为饥民提供食物、帮助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带无家可归的儿童进行休闲活动、看望老人等等。

截至11月2日,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PAC Protocol CEO David Gokhshtein、币安NFT项目负责人Helen Hai、火币全球商务副总裁兼资产中心负责人Ciara Sun、日本加密圈知名美女KOL Miss Bitcoin、Primitive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Coindesk顾问委员会董事Dovey Wan、《时代周刊》总裁Keith Grossman已经认领了专属的“ApeAvatar”NFT头像。

孙宇晨&时代周刊总裁共举NFT+慈善,引领加密科技潮流
孙宇晨&时代周刊总裁共举NFT+慈善,引领加密科技潮流

为NFT玩家打开新领域的大门

APENFT基金会和Binance的再次合作,很好的利用了知名行业人士和社交达人们在国内外社交网络上的巨大影响力,举办了一场“NFT+慈善”的活动,并利用区块链技术和NFT来提高对其的支持。本次活动展示了NFT的潜力,以及APENFT基金会和Binance对NFT领域的承诺。

就像区块链前所未有地将金融民主化一样,APENFT基金会通过与币安两度合作,将顶级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转化为NFT,不仅升级了艺术品的承载方式,还将曾经属于精英人士的艺术作品转变为所有人都可以拥有的东西。

随着人们对NFT的认识不断加深,以及区块链和NFT技术的不断发展,APENFT基金会始终坚持深耕NFT行业,通过NFT和数字艺术品赋能实体经济,以成为NFT领域最前沿的领导者。

声明:链百科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abc@yi6g.com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