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荷画作NFT化拍出280万美元 百亿传统艺术市场即将入局?

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本月24日正式上线NFT平台。最受关注的当属币安、波场和APENFT基金会三方合作举办的Genesis专场拍卖。其中普普艺术开创者安迪·沃荷(Andy Warhol)创作,昨天已经以280万美元结标。

安迪沃荷画作NFT化拍出280万美元 百亿传统艺术市场即将入局?

6月24 日,NFT玩家们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因为在这一天,顶级加密交易平台币安官方推出的NFT平台Binance NFT正式上线。

彼时的NFT市场尽显疲态,OpenSea 24小时交易额从5月4日巅峰的2,313万美元急速下跌到6月24日仅有466万美元,足足下跌了近80%,在萧条的NFT市场中,人们都期待着一个破局者的出现。

而在Binance NFT正式上线后,最受关注的当属币安、波场和APENFT基金会三方合作举办的Genesis专场拍卖,在这场拍卖中最知名的艺术品便是由著名通俗艺术家( Pop artist)安迪· 沃荷创作的《三幅自画像》。这件作品也不负众望,截止发稿时竞拍价已达280万美元。

安迪· 沃荷被称为通俗艺术之父(Pop Art),在艺术界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对于流行文化的影响鲜有人能够望其项背。其理念也对后来的网络兴起产生了巨大的推动,并对当前思潮仍有着重要的影响。而此次其代表作《三幅自画像》的拍卖也在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

6月26日,有内容创作者还在人民日报旗下人民号影片创作了一期影片来讲述安迪· 沃荷本人、通俗艺术以及此次的三方联合的拍卖活动。除此以外,来自哔哩哔哩、抖音等各大流量平台的内容创作者们也纷纷加入创作相关科普影片的行列中,由此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读到这里,或许你会对这场拍卖会充满好奇,币安推出的不是NFT交易平台吗?怎么会拍卖安迪· 沃荷的作品呢?

《三幅自画像》上一次亮相是在今年4月份的佳士得拍卖行,由波场创办人孙宇晨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并在5月份捐赠给了其看好的APENFT基金会,并用以支持艺术+区块链的创新。而此次拍卖的《三幅自画像》便是NFT版本的艺术品。

传统艺术NFT化

APENFT是一家专注于NFT领域的基金会,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佳士得、苏富比等传统艺术机构,拥有丰富的产业经验,除了投资与布局NFT平台与作品、孵化NFT艺术家等常规操作外,APENFT基金会还将视线投向了传统艺术领域。

APENFT基金会在白皮书中写道,它将为传统顶级艺术家进军NFT提供桥梁,而为了达成这一目标,APENFT基金会首要关注的便是传统艺术作品的NFT化。

而在此之前,我们也见到过部分传统艺术作品NFT化的案例,无论是街头艺术先锋班克西,还是超写实主义大师冷军的作品虽然都被NFT化,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作品原件被付之一炬,也正是导致这两次传统艺术作品NFT化饱受诟病的主要原因。

APENFT的做法与他们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APENFT并不会将作品原件销毁,此次三方合作拍卖结束后,《三幅自画像》的最终藏家还将会获得由APENFT保管的艺术品原件,在他们看来,艺术品原件与NFT都同样重要。

而此举也让APENFT在传统艺术领域收获了相对较好的口碑,波场创办人孙宇晨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更是直言:“尽管NFT能给艺术一个数字第二生命,但是没有必要为此而烧掉原作,何况任何一件艺术品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

虽然孙宇晨是从加密世界走向传统世界的收藏家,但这一席话却也道出了传统艺术界人士的心声:每一件人类文明的瑰宝都应当被善待。

APENFT所做的传统艺术品NFT化也并非是让大家在实体与数字之间二选一,而是给实体艺术作品加上了一层数字防护,并且在保护艺术品的同时提高了传统艺术品市场的流动性。

虽然将传统艺术品NFT化在众多加密原生的艺术家、收藏家眼中是不可取的,他们对此也并不支持,但是在NFT市场急速降温的情形下,或许只有想办法破圈才是唯一的出路。

IP破圈后劲不足

让我们先来看一看NFT艺术品此前是如何破圈的。

自2018年SuperRare等加密艺术平台诞生后的两三年间,虽然加密艺术市场规模逐年递增,但是依然属于加密世界这个小众领域中更为小众的子集,那时的各个加密艺术平台难分伯仲,却也都收益甚微。

时间来到2020 年,Nifty Gateway被Winklevoss兄弟收购后便迎来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与其他NFT平台不同的是,Nifty Gateway在一开始就打起了流量战争。Nifty Gateway的团队深知,NFT这个小圈子里的流量早已被瓜分殆尽,唯有破圈、从外界引入更大流量,平台才能立足。

于是Nifty Gateway一边招纳其他加密艺术平台已经成名的艺术家,以此抢占圈内市场;另一边与圈外名人、IP(智慧财产权)合作推出NFT艺术收藏品,以此玩转粉丝经济,使得交易额得以大幅提升。自2020年12月起,Nifty Gateway每个月的作品交易额从未低于加密艺术总交易额的50%。

但是,无论是从上图还是前文所述,加密艺术市场也还是从热潮中迅速冷静下来,IP打法似乎越来越不奏效,名人发售的NFT在二级市场破发屡见不鲜,甚至有些NFT根本无人买账。

其实,当我们深入分析为什么NFT 艺术品的IP效应越来越弱时便会发现,所谓的靠引入IP破圈,破的并不是NFT圈,而是艺术圈。我们冲破的是对艺术的定义,毕竟很多名人、IP并不是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自然也不适合被称为艺术品,相较于艺术性,它们更具潮玩属性,显然,缺少艺术性的作品在艺术平台并不吃香。

真正的破圈

我们到底要如何才能破NFT圈?

作为艺术品交易平台,受众中占比更大的一定是艺术爱好者,所以要想破圈还是要从艺术的角度切入。

如今的加密原生NFT艺术品水平参差不齐,虽然不乏十分优秀的、被世界顶级拍卖行挑中的艺术品,但更多的作品在传统艺术领域人士看来质量远没有达到作为艺术品的标准。

笔者就曾把一件加密艺术作品展示给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画家李岫,得到的评价无比露骨:这种东西根本称不上是画。这是绝大多数加密艺术作品在传统艺术领域人士眼中的模样。

但是传统艺术领域又是一块绝不可以扔掉的蛋糕。与加密艺术市场相比,传统艺术市场的规模要大得多。

在新冠疫情来临前的2019年,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联合法国知名艺术机构Artmarket(原Artprice)发布的《2019年度艺术市场报告》中数据显示,全球纯艺术拍卖共成交55万件,总成交额达133亿美元。而据Cryptoart.io数据显示,加密艺术市场自诞生以来至今总交易额也才不过6亿美元,不到传统艺术领域一年成交额的二十分之一。

这个数据足够引人遐想。百亿美元只是传统艺术领域完全接纳NFT前的市场规模,更何况接纳NFT前后并不能简单地用加法来计算。建筑、大型装置、街头艺术、行为艺术等此前无法被交易、收藏的艺术品在有了NFT技术的加持下也将变得可交易、可收藏,这会让整个市场的规模再上一个台阶,更不用说通过艺术吸引人们接纳NFT技术后,将生活中所有的实物资产NFT化后对整个市场将会带来多么巨大的改变。

而能够吸引眼光毒辣的传统艺术藏家的,只有那些艺术金字塔尖的瑰宝,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APENFT没有选择拍卖Beeple、Pak等加密艺术家作品,而选择了安迪· 沃荷《三幅自画像》的原因,虽然Beeple他们也足够耀眼,但相比较而言仍然算不上是那颗最闪亮的宝石。

除了吸引传统艺术界的收藏家巨鲸们,这一次三方的拍卖也同样照顾到了传统艺术爱好者中的普通人群体,虽然他们的财富不足以让他们拍下《三幅自画像》,但是仍然可以抢购100幅由社群艺术家以传统艺术作品《三幅自画像》为灵感再创作的艺术作品,以及300件以达利为但丁《神曲》创作的版画为灵感并加入一些加密元素的再创作艺术品。

虽然这些作品从价值上讲无法比肩原作,但这其实是让艺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第一步,每一个人都有收藏艺术、欣赏艺术、享受艺术的权力,艺术不应该只有高高在上和阳春白雪。而且更多人也将会由此接触到NFT技术,认识到这项技术可以和艺术结合,再进一步认识到这项技术可以用于所有资产,而这将成为他们走向未来世界的第一步。

虽然将NFT作为数字凭证只是它最基础的功能,但对于对这项新兴技术缺少了解的人们来说这依旧是一扇不好推开的石门,而且还有着相当高的门槛。

而将传统艺术品NFT化的尝试便是帮助人们推开这扇大门的钥匙,吸引着更多人加入这里,入门之后的他们将会看到一个更加广阔绚烂的NFT世界。在那里,NFT不仅仅可以用于艺术品、实物资产,甚至还可以用于治理、金融,进而对加密世界形成摒弃掉偏见的、全面的认知,理解加密精神,成为一名加密世界的常住居民。

声明:链百科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abc@yi6g.com

请简明扼表明来意!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