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元宇宙未来门票”

Facebook真的对吗?谁将是Facebook VR的敌人

今年3月,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平台Roblox在纽交所上市。上市前,Roblox的标签或许只是“满是乐高小人的4399”,但上市后,首日市值就突破400亿美元,相较去年的估值飙升了10倍,一举点燃了国内对元宇宙的关注度。

一时间,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未来门票”。腾讯多次参与Roblox的投融资,字节跳动收购VR硬件公司Pico,据传出价高达90亿人民币;甚至连Soul上市时的招股书,都努力搭上了“元宇宙”的快车道[1]。

元宇宙从《雪崩》、《头号玩家》这些科幻作品里遥不可及的概念,突然变成了科技行业炙手可热的风口。但回头一看,最大的元宇宙与VR帝国,竟然是Facebook。

早在2014年,Facebook就用20亿美元收购了VR领域的新星Oculus。蛰伏7年,VR头显设备Quest 2短短几个月的销量已超过了所有前辈的总和,公司VR/AR副总裁Bosworth甚至公开表示,Facebook将提前达到1000万级用户的目标[2]。1000万部正是使其成为可持续的、可盈利的开发者生态系统的奇点。

通过砸钱,Facebook还建立了一个横跨游戏与办公的双重生态,甚至Facebook还在酝酿自己的操作系统。看起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VR是未来,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貌似,Facebook用VR,不仅开响了对老冤家苹果的第一枪,还扯下了中国所谓科技巨头的虚伪面具。

但是,Facebook真的对吗?被业内奉为圭臬的1000万部真的有意义吗?C端市场VR的奇点真的来了吗?

答案并不一定。

谁是客厅VR的敌人?

扎克伯格一早扎入VR的原因,或许是不想再让老冤家库克“卡了脖子”。

2017年,Facebook推出一项付费新闻服务,按照设计,用户看到的部分内容,将会设置收费墙。但在iOS端,因为苹果30%的抽成无法谈拢,该服务被屡次拖延上线[3]。

在去年一场面向员工的全员大会上,扎克伯格将矛头指向了苹果的App Store,认为苹果作为“手机内容上的守门人”,收取“垄断租金”,其实是“阻碍了创新,阻碍了竞争”[4]。

虽说这番驳斥铿锵有力,但苹果依靠位于食物链的最顶端,依旧掌管着应用们的“生杀大权”。它不但利用隐私条款打击Facebook广告收入,还在自家的Message应用中不断添加功能,意图依靠自己的硬件优势染指社交。

吃了没有硬件亏的扎克伯格,在2014年收购了知名VR设备开发商Oculus,准备大干一场,构建一个宏大的VR版图,从此颠覆苹果,颠覆社交。

不久前,Facebook宣布,最新一代VR设备Oculus Quest 2登场仅半年,销量超历代之和。因此,公司2021年一季度非广告营收比去年同期,增长了接近1.5倍。

曾被“卡脖子”的扎克伯格,也终于有了“卡别人的机会”:Facebook在App Store上建立了一套Oculus VR特有的平台,部分游戏开发者也选择将自家的产品率先上线Oculus。而当“独家内容”越来越多的时候,Facebook也将铸造起自己的VR生态高墙。这不仅可以防守后来者的进攻,也朝着成为下一代平台更近了一步。

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元宇宙未来门票”

这也正是扎克伯格猛扎VR行业的原因:高盛报告指出,VR和AR有望继电脑和智能手机之后,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除了目前牛刀小试的游戏与办公以外,VR也将带动各行各业,比如医疗、教育、旅游、工业、建筑等领域。而到时,现在的电子市场又将被重新洗牌[5]。

理想似乎很美好,但另一个对手,正在悄悄狙击着Facebook的基本盘,甚至要将Facebook的VR变成一个笑话。这个狙击Facebook VR的对手,其实正是Facebook的另一个老冤家,字节跳动。

在公司内部会议上,扎克伯格曾将Tiktok描述为“迄今为止中国科技巨头在全球范围内做得最好的消费互联网产品”。忌惮之下,扎克伯格不仅助推美国政府对Tiktok发起的审查,还上线了短视频产品Lasso与其正面对抗[6]。

当扎克伯格自以为开辟新战场,降维打击了一众竞争对手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同为客厅娱乐设备的Oculus,敌人或许就是躺着也能刷的抖音。

当内容产品越来越多,网民都快不够用了。当短视频横空出世的时候,它抢走的就是聊天软件、游戏、爱优腾们的生意。如下图所示,这些不同类别的产品,一直存在此消彼长的现象。

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元宇宙未来门票”

归根结底,大家做的都是抢时间的生意。当Facebook重金补贴砸出一个VR生态的同时,它或许忽视了,Oculus现在的敌人,不是PS,而是已有的手机生态。更麻烦的是,目前的VR远远不是对手。

首先是生态匮乏。Oculus看似是新东西,但满足的还是老需求。更何况,如今的客厅场景的VR,还属于亏钱砸生态的阶段,一年多来除了一款半衰期之外,再无经典面世。打个比方,谁会用一款只有几个应用可选的新手机呢?

其次是体验不行。目前的客厅VR,体验上,还存在价格-舒适度-配置的不可能三角。

简单来说,就是体验非常好的VR设备会很大很重,且价格不菲,而适合家用的VR设备总会不得以牺牲体验。原因在于,VR体验要好,就需要堆硬件参数:视场角、刷新与延迟、自由度,而这背后对透镜的设计、屏幕和处理器的性能、传感器数量都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不得不提高价格,降低便携性。

VR是对的,但短期看,客厅VR是错的,跟丰富生态的手机来说,最终都会一时尝鲜,从此角落吃灰。

那么,VR如何不被成熟的手机生态降维打击?

VR很好,但到底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降维打击别人就行。

近期,一则“中国现存KTV企业不及七年前一半#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人们才恍然发现,近几年传统KTV数量断崖式下跌,截至今年3月,现存的KTV企业仅剩6.4万家,比巅峰时期少了一半。早在去年2月,K歌之王总经理就在网络流传的公开信中表示:“2019年开始,(KTV行业)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差距之大,令人咋舌”。

KTV的衰亡似乎只是一个缩影,过去承包了中国人大部分休闲娱乐的KTV、电影院、甚至线下商场,都面临着客流量减少的窘境。

那么,这是线下业态正逐渐落寞吗?

其实不然,一股线下VR体验馆的旋风正在悄悄刮起。以其中的头部品牌——“未来战场”为例,大规模开店仅1年,就已经覆盖了全国74个城市,坐拥109家门店,而在未来的4个月,官方计划称将在全国开设至500家门店,开店速度堪称VR界的海底捞[7]。

支撑高开店数的背后,是正向的盈利循环。创立“未来战场”品牌的VR技术服务商STEPVR是唯一盈利的VR企业,过去累计付费用户数超过100万,2021年预计吸引超百万人次付费用户,今年纯利润预计超8000万。

成立于2013年的STEPVR是行业内的元老,过去一直为电竞体育、虚拟视频等行业提供VR技术的研发和整体解决方案,在足够的技术积累前提下,2017年完成了从纯技术性的商业化转型。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做的是B端场景的VR

从B端切入VR,优势在于躲避了手机的成熟生态,还降维打击了别人,比如KTV、剧本杀、真人CS、游乐场等等。

首先,线下VR游戏场馆拥有其他业态无法企及的沉浸感,广受热爱尝鲜的Z世代的欢迎。其次,线下VR游戏场馆地理位置优于真人CS、游乐场等项目,可以说是商业中心的迪士尼。最后,VR游戏的对抗性也带来了社交黏性以及复购率。

这也成就了“未来战场”成为日益冷清的线下商业体的引流之王:线下门店最快回本记录是一个半月,平均季度复购率高达68%。

除了商业模式立住脚以外,线下VR还可以从体验上打击面向C端的客厅VR。道理很简单,好的VR必定是具备五感的VR,但一款面向消费者量产的VR产品,势必要考虑到配套的舒适度、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这都在牺牲配置的前提下,也很难有配套产品。

那么,省吃俭用的客厅VR,如何打得过有钱任性的场馆VR呢?

举一个最直观的例子,就是技术路线的选择。以Oculus为代表的客厅VR因为成本等原因,采用光学路线,但是光学路线,无法实现大空间定位,门槛很低,天花板更低。相反,STEPVR从B端切入,就可以采用天花板更高的激光技术,则可以带来大空间定位、多人在线VR竞技等更丰富的游戏体验。

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元宇宙未来门票”

(STEPVR实现业内首次“超千平米空间内同场实时动捕接入40人”记录)

理论不错,但是打败KTV,对VR行业来说,格局是不是太小?

VR,不只是打败KTV

从B端开始的VR,打败KTV只是第一步,最大的使命,其实是通过B端的不断迭代优化,打造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硬件基础设施,与软件生态系统的雏形。

回答打败KTV是不是太土之前,我们可以回顾上一代计算平台,其实在诞生之初都由于设备的昂贵以及体积问题,从B端开始服务客户。例如,电脑的普及从网吧开始,手机的普及从路边的电话机开始。

这背后有一个亘古不变的逻辑:一个新兴事物,直接推向C端,一定程度上是基本不可能的,这其中需要跨越用户教育、成本下降,生态以及体验提升几个大的门槛。其中所需的漫长的迭代周期和难以估量的资金投入,反过来成为新技术扩散的桎梏。

从B端开始,用所谓的“租赁”“共享”代替“购买”,其实正是普通人接触VR的最佳流量入口:花更少的钱去尝鲜,体验最顶尖的设备,是一种接受度更高的流程。

更重要的是,从B端出发的“网吧”模式,更是一个可以正向循环的生态起点。

在这个系统中,企业可以先保证每个环节都赚到钱,从运营网吧的人,到技术提供者,以及生态建设者。反映到VR上,也是如此:建设VR生态,与其靠砸钱靠补贴,倒不如,让每一环先赚到钱。

具体来说,B端的尝试将在生态发展、渠道建设、产品打磨三大角度上,帮助其最终推向消费者。在B端的积累中,VR产品以“不打折的体验”完成用户教育,打通整个供应链,还能从市场的反馈中,不断改进打磨自身产品。

正如上文所提到的STEPVR,切B端仅仅只是起点,终点仍然是C端家用产品。

当然,STEPVR目前技术落地也远不止于打造元宇宙头部线下流量入口,目前已经在VR虚拟视频、VR教育、VR党建、VR医疗成功落地。

这些商业模式并不新奇,早在2015年就有过一阵风口,但还是因为技术不成熟、运营缺乏、内容跟不上等原因没有成功。

STEPVR正是依靠多年在B端的探索,积累了行业领先的技术优势和运营能力,才可以将VR技术在多个领域成功落地。目前的STEPVR拥有从硬件到软件,从基础技术到应用产品的全栈技术,并拥有73个专利,9个软件著作权。同时,STEPVR技术团队也在探索中积累了深厚的用户运营、商家运营等经验。

从更高维度来说,这些不同领域的探索,最终都会通往“全真世界”。在STEPVR创始人郭成的构想中,未来生物人利用VR成为数字人,代理人则位于真实世界代替生物人进行探索,而这种替代,将全面革新文娱、体育、汽车、教育等等一系列行业。

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纷纷争抢“元宇宙未来门票”

在这股即将到来的VR浪潮中,STEPVR正在努力从做VR设备到做VR界的操作系统。

尾声

人们对元宇宙的疯狂来源于什么?

元宇宙意味着全新的故事。它对现实世界的替代性,使得所有现实世界的产业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再造一遍,这也是为什么被苹果多年掣肘的Facebook,宣称五年内转型成元宇宙公司。

在新一代计算平台出现的时候,最让投资者血脉贲张的一个投资点是投终端:这不仅是新世界打开的大门,也将在新的秩序里扮演技术与商业价值最重要的角色。VR行业的新故事才刚刚开始。

但技术的更迭从不是空中楼阁。现在的这些故事,看似距离星辰大海还很遥远,但伟大的变革,往往始于迈出正确的第一步。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参考资料

[1] 独家丨字节大战腾讯元宇宙:布局社交产品Pixsoul,上线游戏“重启世界”,Tech星球

[2] FRL副总裁表示Oculus将早于预期达到1000万用户,新浪VR

[3] Facebook将在年底增加付费新闻订阅功能 ,Tech Web

[4] 扎克伯格吐槽苹果“垄断”,背后有何深意?钛媒体

[5] Virtual & Augmented Reality:Understanding the race for the next computing platform, Goldman Sachs

[6] 扎克伯格慌了:抄袭污蔑砸钱,TikTok“非死不可”?ZAKER资讯

[7] 未来4个月将突破500家VR大空间门店,STEPVR自建闭环的底气在哪?VR陀螺

声明:链百科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件:abc@yi6g.com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