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数字货币发展的竞争状况

全球竞争下央行数字货币经济影响的研究

全球竞争下央行数字货币经济影响的研究

本文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考察了数字货币的全球发展和竞争,并研究了中国中央银行数字货(CBDC)的设计。此外,在修正现有文献不足的基础上,本文基于四部门DSGE模型对DC / EP发行的经济影响进行了定量分析。结果表明,DC / EP在银行存款上的替代效应是有限的,单位影响可以使经济增长率提高0.15%,整体经济效果是积极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杠杆比率,有利于降低系统性财务风险。因此,作者认为中国应加快DC / EP的研发,并启动试点计划以促进DC / EP。此外,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数字货币法规的起草,有选择地放开海外节点的管辖权,共同为子孙后代建立综合的数字基础设施。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微信ID:ruc_fintech)对此进行了编译。

全球数字货币发展的竞争状况

引言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增长,货币数字化作为现代经济金融的基本基础设施和核心变量已成为历史发展的趋势。实际上,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现代数字技术的集成,金钱本身的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呈现出重新定义的趋势。总而言之,存在三种对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有潜在影响的数字货币:第一类是加密的数字货币:以比特币和以太坊为代表的;第二种是以Libra和USDT为代表的全球稳定币,最后一种是由中央银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

目前,CBDC仍处于研发和试点阶段,因为仍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和证明。在此基础上,本文从理论和实践角度考察了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并研究中国CBDC或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 / EP)的设计。此外,在修正现有文献不足之处的基础上,本文基于四部门DSGE模型对DC / EP发行的经济影响进行了定量分析。

全球数字货币发展的竞争状况

为了响应数字金融创新和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近年来,许多中央银行已开始开发和试行CBDC,CBDC是货币数字化阶梯上的第一个梯级。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于2020年1月发布的关于CBDC的工作报告,该报告对全球21个发达经济体和45个新兴经济体进行了调查,至少80%的中央银行表示他们正在积极研究CBDC,30%的央行表示将在短期到中期的将来发行CBDC。

中国的进展情况

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被命名为“ DC / 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目前处于零售支付的位置,目前是研究和开发的全球领先者,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早期准备阶段,其主要里程碑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了CBDC特别工作组,以研究其在2014年的潜力;中国人民银行对其2015年发行CBDC的原型计划进行了两轮修订;中国人民银行进一步澄清了2016年1月发行央行的战略目标。中国人民银行进一步确认,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将成为银监会的试点工作,并于2016年11月开始封闭式开发数字票据交易平台。数字银行承兑汇票平台的测试已于2017年2月成功举行; CBDC研究所于2017年5月正式成立。

第二阶段是稳步发展阶段,这一阶段的突出事件有:中国人民银行黄金白银局肩负着大力推动2018年中国银行业发展研究中心的任务。CBDC研究院于2018年6月成立了全资拥有的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 CBDC研究院与南京市、南京大学、江苏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合作,建立了南京金融科技研究与创新中心,作为示范基地。CBDC研究院通过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与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联合成立了长江三角洲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3月提供。这为CBDC提供了组织和物质基础。

第三阶段是加快研发和试点阶段,这一阶段的显著事件如下:2019年下半年开始加快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工作,面对全球稳定币竞争日趋激烈;国务院于2019年7月正式批准了数字人民币的研发,中国人民银行组织了其他市场参与者(“四大”商业银行,即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三大”电信公司,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以及一些互联网巨头,例如腾讯和阿里巴巴,开始进行数字人民币的分布式研发,而且优先考虑在苏州、深圳、雄安、成都和2022年冬季奥运会期间试行项目;在苏州市相城区,政府部门以数字人民币的形式发放了50%的旅行补贴;深圳市罗湖区启动了数字人民币试点项目,发行了1000万元人民币,可以在该区的3389家不同企业中使用,没有支出门槛。

全球数字货币发展的竞争状况

DC / EP的“中央银行-商业银行”二进制框架

基于DSGE的央行数字货币的经济效应研究

目前,只有Barrdear(2016)和姚前(2019)使用DSGE模型定量研究了在美国和中国发行CBDC的经济影响。Barrdear和Kumhof(2016)的结果对于中国人民银行发行CBDC而言意义不大,因为它使用了美国的经济参数。姚前(2019)借鉴了Barrdear and Kumhof(2016)的四部门DSGE模型,并根据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采用了利率走廊机制。姚前的研究指出,CBDC的冲击不会引起银行存款的大幅减少,而是会出现小幅下降,之后它们将稳定下来,同时还可以促进0.01%的经济增长。但是,姚前(2019)的假设存在逻辑上的矛盾:银行存款的调整成本作为负效用进入家庭效用函数,这意味着无论其增加还是减少,家庭的银行存款都会给家庭带来负面的效用。姚前(2019)将其解释为严重依赖银行账户储蓄所造成的服务约束。这种假设等同于人为地规定,无论是否存在CBDC,家庭都将倾向于不调整其存款规模。基于这种类型的假设,相对容易理解的是,CBDC造成的冲击的结果,即导致家庭倾向于不大幅度调整其存款。但是,调整存款的成本与当前的银行支付系统的实际情况不符。实际上,姚前(2019)也将存款定义为传统的储蓄存款,用户无法使用卡付款或写支票,唯一改变存款金额的方法是通过取款或在银行排队进行汇款,即显然完全不符合目前的现实。一个更直观的假设是,银行存款和CBDC都可以为家庭带来积极的效用,并且两者可以相互替代,这种替代形式的程度可能会随着CBDC相关技术的成熟以及公众对CBDC的接受度的变化而改变。CBDC和匿名付款需求程度的变化。

综上所述,我们试图在“金融加速器”和家庭效用函数修正的框架下,建立包括居民,制造商,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在内的四部门DSGE模型,以研究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CBDC对经济的影响。

计算结果如下:

在短期内,存款利率经历约0.023个单位的显着上升,并且从长期来看也可以看到约0.004个单位的上升,这可能是由于银行存款的替代与CBDC合作,迫使商业银行在更长的时间内“预防性”提高存款利率。这样,利率也将长期上升。

同时,价差在短期内也下降了约0.0006个单位,而从长期来看,则产生了负面影响。这表明在金融加速器框架下杠杆率下降了。CBDC提高了中央银行货币流通的速度和效率,提高了经济体系中M0的比例,降低了杠杆作用,还降低了系统性金融风险。

最后,每个正单位效应的CBDC替代弹性将有利于增加经济产量,因为短期和长期产量将分别增加约0.13%和0.15%。这可以归因于支付便利性的提高,宏观调控效率的提高以及CBDC引入的系统性风险的降低。与姚前(2019)的研究相比,CBDC将长期产出提高了0.01%单位,对经济的提振更为明显,这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将金融加速器效应纳入内部后,结果更为准确框架。

总结

面对全球数字货币的竞争,中国已逐渐将数字货币提高到国家战略水平。促进CBDC是一项系统的全球性项目。它应该服务于政策目标并防止潜在风险。鉴于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本文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考察了中国CBDC的机制。此外,在纠正现有文献不足之处的基础上,本文基于四部门DSGE模型对中国发行CBDC的经济影响进行了定量分析。结果表明,CBDC替代银行存款的影响是有限的,而单位影响可以使经济增长率提高0.15%,总体经济效果是积极的,同时降低了杠杆率比率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降低系统性金融风险。

因此,本文认为中国应加快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启动试点计划并推广数字货币;此外,中国应积极参与国际数字货币法规的起草,有选择地放开海外节点的管辖权,共同为后代建立一个综合的数字基础设施。

来源 | China Economic Journal  作者 | Wu Tong   编译 | 徐贺婧

以下为部分文章截图

全球数字货币发展的竞争状况

声明:链百科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bc@yi6g.com

请简明扼表明来意!谢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