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调查发现270个服务存款地址驱动了55%的加密货币洗钱

调查发现270个服务存款地址驱动了55%的加密货币洗钱

据外媒报道,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窃取加密货币或接受其作为非法商品的支付的网络罪犯的主要目标是混淆他们的资金来源并将加密货币转换为现金以便可以使用或存到银行里面。当然,由于执法部门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律专业人士的努力,网络犯罪分子不能像普通用户那样简单地将他们非法获得的加密货币发送到交易所并兑现。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相反,他们需要依赖数量非常少的服务供应商来清算他们的加密资产。其中一些供应商专门从事洗钱服务,还有一些则只是大型加密货币服务和货币服务企业(MSBs),但它们的合规程序相对松懈。执法人员可以通过追踪这些洗钱服务供应商来显著削弱网络罪犯将加密货币转换为现金的能力,进而降低网络罪犯使用加密货币的动机。那些这些洗钱服务供应商究竟都是谁呢?首先,来看看过去几年中那些通过犯罪手段获取资金的服务。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纵观历史,主流交易所一直是非法加密货币的主要目的地,这在2020年没有改变。事实上,交易所获得的所有非法加密货币的份额在2020年略有增长。另外还看到大量的非法地址转移到被归类为“高风险”的服务–包括高风险的交易所、赌博平台、混和商以及总部位于高风险司法管辖区的服务。当着眼于从不同类型的基于加密货币的犯罪中获得资金的特定风险服务时,有趣的趋势出现了。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最受欢迎的高风险服务类别在每个犯罪类别中都非常相似,诈骗是当中占比例最大的那个。跟其他网络罪犯相比,诈骗者更有可能将资金转移到赌博平台–这一趋势始于2020年–以及总部位于高风险司法辖区的服务。

当从地理角度来观察洗钱时也能看到有趣的趋势。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根据接收这些资金的服务的用户位置的细分,以下国家从非法地址接收的加密货币数量最高:

美国

俄罗斯

南非

联合王国

乌克兰

韩国

越南

土耳其

法国

然而当按犯罪类别考察资金的地理目的地时就会发现一些规律。比如俄罗斯从暗网市场基金中获得了相当大的份额,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Hydra(九头蛇)。Hydra是全球营收最大的暗网市场,专门服务于俄罗斯和东欧其他俄语国家。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据了解,从非法地址发送的加密货币往往只在少数几家公司使用。流入非法资金最多的5家服务机构其非法资金收入占来自非法地址所有地址的55%。值得注意的是,跟勒索软件相关的地址在集中于前五大服务的发送活动中所占的份额最高,在2020年达到了78%。

至于洗钱活动,其更集中在存款地址层面。事实上,数据显示,2020年,只有1867个存款地址收到了来自非法地址的75%的加密货币价值。270个存款地址的小组收到了55%。从原始价值而非百分比来考虑,这270个地址在2020年总共收到了价值13亿美元的非法加密货币,而在2020年,只有24个较小的群体收到了价值超过5亿美元的非法加密货币。这种情况在2019年更为突出。

接收非法加密货币的存款地址越来越集中,就反映出网络罪犯越依赖一小群专门从事洗钱的场外经纪商和其他嵌套服务。此外一个有趣的趋势是,虽然它们单独或共同可能会促进大量洗钱,但合法活动也占许多存款地址总交易量的很大一部分,尤其是那些从非法地址接收不到2500万美元加密货币的交易。事实上,非法地址占这些地址收到的加密货币总额的不到10%,甚至低于1000万美元的大关。这表明,这些地址所促进的洗钱行为可能只是无意的,并且是由于控制它们的嵌套服务的合规性程序的缺陷造成的。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洗钱是加密货币犯罪的关键

总体来说,数据表明,大多数非法资金转移到服务存款地址,其中洗钱活动在这些地址中占很大一部分,还有一小部分资金则流入了从事大量合法交易的存款地址,这可能会让非法活动不被人发现从而加强了合规专业人士和调查人员严格评估所有存款地址的必要性–尤其是那些嵌套式服务的存款地址。

声明:链百科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